判了!一图了解孙杨“暴力抗检”事件始末

北京时间今日(2月28日)17时许,国际体育仲裁法庭(CAS)公布世界反兴奋剂机构(WADA)诉孙杨和国际泳联(FINA)一案的仲裁结果——

12小时的超长公开庭审,105天的漫长仲裁过程,542天的等待,举世瞩目的孙杨暴力抗检事件终于有了阶段性的结果。 未来的孙杨将何去何从?

此前,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专访了CAS的中国籍仲裁员吴炜,作为中国境内仅有的7名CAS仲裁员之一,吴炜律师也对本次孙杨事件仲裁过程进行了详解。

2018年9月4日,孙杨在飞行药检中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(WADA)所委托的IDTM公司的检测人员发生冲突,外媒报道称,孙杨砸碎了装有血液的密封小瓶。

本次做出仲裁结果的国际体育仲裁法庭,是在前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的倡议下,专门为解决体育纠纷而设立的国际性仲裁机构。

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仲裁员都是各国最为出色的体育法律界人士。 吴炜律师他们中有的是精通法理的法学教授,有的是体育从业经历丰富的律师,有的则是断案无数的官。

吴炜表示,目前CAS共有超过400名仲裁员,他们也被称为维护体育公正的监督者,

北京时间11月15日,国际体院仲裁法庭公开听证孙杨暴力抗检事件。 直至今日宣布结果,整个仲裁过程长达105天,用时几乎是其他仲裁案件的3倍。

一般来说,CAS的仲裁结果需要一个月,但孙杨的情况较为特殊,需要更长的时间在情理之中。 吴炜解释道,孙杨此事在全球都有一定的影响力,加上部分细节较为复杂,如果要得出能令各方信服的结果,必须要进行仔细的推敲。

这份文书不仅仅只是一个结果,有时还会对必要的关键要素进行阐释。 细节更是需要字字斟酌。 一般情况下,写满二十多页几乎是标配。

仲裁员会从事实、细节、法理等多个角度,最终形成最后的仲裁结果。 吴炜表示,仲裁员时常需要旁征博引,通过一些过去的案例,来梳理相关的法理。

孙杨的情况较为特别。 本次裁决也可能将成为未来的相关案件仲裁的依据,仲裁员必须会更加慎重。

从程序上来看确实如此。 吴炜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介绍,当事人如对最终的仲裁结果存有异议,可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申请司法审查。 如若审查结果为撤销仲裁裁决,那CAS必须根据瑞士的司法规定遵照执行。

一般来说,瑞士联邦最高法院会从程序的角度出发,审核CAS的仲裁流程是否存在不合规的情况。 如若发现程序存在问题,那么仲裁结果也将会发生相应的改变。 吴炜表示。

本次与孙杨对簿公堂的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(WADA),WADA提出,孙杨应当因抗检被处以少则两年,多则八年的禁赛处罚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北京时间2019年11月7日,第五届世界反兴奋剂大会上,中国短道速滑奥运冠军杨扬当选新一届世界反兴奋剂机构(WADA)副主席。

吴炜表示,从程序上来说,由于孙杨是本次仲裁的当事人,同为中国人的杨杨,作为国际机构的相关负责人理应回避。 另一方面,仲裁员关注的是事件本身,他们并不会因为这些因素影响最终的结果。

当然,杨扬能够当选WADA的副主席,本身也说明了中国在反兴奋剂领域做出的努力得到了世界的认可。 吴炜指出。

此前,在参加世界反兴奋剂大会期间,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李颖川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,中国反兴奋剂的态度和成果获得了国际认可,表现之一是更多国人参与到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决策层。

事实上,在国际反兴奋剂舞台上的中国面孔不止是杨扬,李颖川目前是WADA最高决策机构理事会的理事,跳水奥运冠军李娜担任运动员委员会委员,还参与了大会宣言的制定。

李颖川表示,中国反兴奋剂的立场是零容忍的态度,拿干净的金牌,拿奥林匹克精神的金牌,拿遵纪守法的金牌。 如今,从国家体育总局一号令开始到国务院《反兴奋剂条例》,再到《反兴奋剂管理办法》,都从国家层面对兴奋剂表明了态度。

中国反兴奋剂永远在路上,这种持续反兴奋剂的态度和决心促进国内工作进步也获得世界认可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